第十六章 第二节 古稀夫妇携手体验杭甬高铁——社会发展

作者: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2016-12-07      阅读次数: 来源: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典型事例]

  家住宁波庄桥的87岁老人张志均,做了一件很浪漫的事。他和78岁的老伴,手牵着手,体验了一把杭甬高铁的“飞行之旅”。都已经七八十岁的年纪了,这对老人看起来,依然神采奕奕。张志均白发苍苍,一笑,眼睛就眯起来了。他老伴还留着一头乌黑的头发,红光满面。两位老人都喜欢笑,看起来都挺精神。昨天一大早,张志均就带着老伴,从家里出发,坐公交车到了宁波火车东站。他们的高铁票,是儿子帮忙在网上买的。儿子不放心他们,悄悄地跟在老人身后。

  刚进站,看见白色的G7534次高铁列车停在第二站台,张志均显得有些兴奋了,“早就听说,到杭州去的高铁列车,时速能达到300多公里,还一直没见过。这次,终于见到了。”

  老张和老伴的车票,买在第二车厢,紧挨在一起。其中,一张是靠窗户的。

  一落座,老张就像一个好动的孩子。他一会儿摸摸座椅,一会儿又调动靠背。见老张这么兴奋,老伴主动让出了靠窗户的座位。不过老张还是闲不住,趁车还没开,他又起身,到车上转了一圈。回来,他给老伴当起了讲解员。

  “这列高铁列车,分二等车厢、一等车厢,两端的车头还有观光区和商务座。和普通的火车不同的是,每节车厢除了有卫生间、盥洗池、饮水机之外,还多了一个大件行李存放处。”老张讲得神采飞扬,他特意去体验过商务座,红色的真皮沙发,只要按下一个键,就能平躺成180度;车上还设有母婴台,残疾人卫生间等等。

  上午9点整,G7534出发了。

  老张回到座位上,看着窗外,一点也不觉得晕。运行过程中,他不停和老伴说,窗户上的玻璃,还会根据外面的光线,自动变色。说着这些,老张很满足。

  其实,老张应该算是见证了宁波交通的变迁。他说,20多年前,宁波城区的范围还仅限于三江口周围。

  那时候,他从庄桥到慈城,都要走上1个多小时。从宁波到杭州坐班车,少说也得半天时间。

  1996年,杭甬高速公路通车的时候,老张带着老伴去杭州玩了一天。2个小时到杭州,游西湖,到第二天下午,他们又坐高速大巴回了宁波。

  2010年,到厦门的动车开通,老张和老伴,坐着动车去了厦门。一路上,他们看到动车过隧道,就兴奋。最后,动车到了厦门,他们数出来,一共经过了28个隧道……老张说着这些,回忆着过去。

  转眼,车到杭州东站了。一看时间,9:47,比计划早到了6分钟。第一列从宁波开往杭州的动车,中间没有停靠,只用了47分钟。

  昨天上午,到达杭州东站后,老张和老伴没有在杭州停留。随后就坐返程的高铁列车,回宁波了。

  老张感叹说,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他要趁着能走动,带着老伴,坐着高铁,多见见世面。

  【扩展阅读】

  新中国成立60年来,在旧中国满目疮痍的废墟上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大国已经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一国经济核心指标。国家统计局报告指出,1952年至2008年,扣除价格因素,我国GDP以年均8.1%的速度增长,经济总量增加77倍,位次跃升至世界第3位。折合成美元,我国2008年GDP为3.86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27.2%、日本的78.6%。当年人均国民总收入已达2770美元,按世界银行标准,我国已经由长期以来的低收入国家跃升至世界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

  经济发展的最终目的是惠及人民群众。国家统计局报告指出,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挣扎在贫困线上,到1978年仍处在温饱不足状态,2000年总体上实现了小康。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49年的不足100元提高到2008年的15781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44元提高到4761元。2008年底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达21.8万亿元,比1952年底增加2.5万倍。1978年全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仍还约有2.5亿人,约占全部人口的四分之一;到2007年末,减少为1479万人,贫困发生率降至1.6%。联合国和世界银行认为,近25年来全人类扶贫事业成就中,三分之二应归功于中国。    

  财政收入是政府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调控的重要基础。1950年国家财政收入只有62亿元,到1978年上升到1132亿元,到1999年达到11444亿元。进入新世纪,财政收入连续跨越新台阶,2008年达到61317亿元,比1950年增长985倍。国家统计局报告指出,国家财政收入的迅速增加,政府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调控能力日益增强,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得到充分发挥。

  城乡统筹是国家发展战略中的重大问题。国家统计局报告指出,我国城乡结构经历了从城乡分割到城乡统筹协调发展的转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城镇化水平很低,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仅为10.6%,城乡之间处于严格的分割状态。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化进入加速发展时期,2008年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上升到45.7%,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的新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就事说理】

  社会发展,是指社会进步中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它与社会变迁是两个不完全相同但又互相联系的概念。从方向上看,社会变迁包括了社会的前进和倒退;社会发展则是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由不完善到完善的变化,体现了社会的前进。从规模上看,社会发展通常侧重于从整体的角度反映社会变化的本质和一般规律,而社会变迁除了反映社会整体的变化过程外,也反映社会微观和局部领域的具体变化过程。从主体参与的角度看,社会变迁分为有计划的社会变迁和盲目的社会变迁,而社会发展则往往以人们的预先计划为基础,并且指向一定的目标。1

  社会发展规律既区别于自然规律,又区别于精神发展规律(如心理学规律),本质上是人们活动的规律,既是客观必然的,又以人们有意识的活动作为实现的环节。社会发展规律具有辩证性质,它并不机械地直接决定每一个活动或社会现象。社会发展规律按其作用范围的不同,可分为一般规律、特殊规律和个别规律。存在于人类社会一切阶段并始终起作用的属于一般规律,如生产关系适合于生产力状况的规律;只在历史上某些发展阶段起作用的属于特殊规律,如阶级斗争规律;仅在某一社会发展阶段起作用的属于个别规律,如资本主义基本经济规律。一般规律、特殊规律、个别规律反映人类社会发展的多样性和统一性的关系。一般规律通过特殊规律和个别规律来体现,特殊规律和个别规律受一般规律的支配。三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

  追求社会的发展,是人类始终面临的一个重大任务和挑战。二战后,世界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和平时期。社会发展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关注的一个重大问题。社会发展在国家和国际政策目标中被赋予越来越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