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六节 兽兽门事件——社会控制与个人隐私

作者: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2016-12-07      阅读次数: 来源: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典型事例]

  “兽兽门”,又称车模兽兽(翟凌)裸照事件。兽兽门的男主角乃兽兽的前男友,其为报复兽兽将其抛弃称他为了兽走红花费心机,但是等到兽兽成为大红人后兽兽却还是抛弃了自己,遂将兽兽的艳照和视频上传网络,还扬言要把她毁掉,因而就形成了如今的兽兽门。

  2010年1月初网络流传四段翟凌的不雅视频,1月14日发表声明将追究发帖人的法律责任。2010年4月,参加2010北京国际车展,翟凌终于走出阴影,正式复出。兽兽关于此事的声明: 兽兽2010年1月14日在其个人博客里发布了一则“个人声明”。当时在这个声明中,她首先表示“本人翟凌是一名普通的模特,现本人就近期某些人在网络上出现的诋毁、诽谤我个人名誉一事,正式发表个人声明”,并声称:“对于网络上某些人针对本人的恶意诽谤、人身攻击,本人不发表任何评价,但本人将保留追究发帖人法律责任的权利。”对于此事件的始作俑者,在网络上发布别人的个人隐私的行为备受争论。网络的监管依然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工作。关键是,不仅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管理,更需要每一个公民自觉维护健康的网络环境。

  网络具有“双刃剑”的性质,一方面,它具有揭露和监督的作用,但是同时,网络又可能侵犯个人隐私。当我们在为“日记门”主角韩峰的落马欢呼时,有没有人去想韩峰的个人隐私权又由谁来维护。进入网络时代,大量个人隐私信息通过各种渠道被获取、传播和利用,可以说每一个“XX门”的背后,是狂欢的旁观者和被侮辱被损害的当事人。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在隐私权保护方面我国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备,还无法有效保护个人隐私免受侵害。从这个层面上讲,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XX门”的受害者。

  关于社会控制与个人隐私关系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我们的网友在动用社会舆论对一种不道德的行为讨伐时,初衷本是好的,但是社会控制也是有一定界限的,如果你越过了这个界限,势必将侵犯另外一种利益。所以,我们要很好的把握住社会控制与个人隐私之间的界限。

  【扩展阅读】

  近年来,网络监督发挥了越来越大的社会作用,“周老虎事件”、“周久耕事件”、“温州购房门”事件等等,皆是网络舆论监督的典型范例。同时,互联网也成了民意表达和采集民意的重要渠道,各级领导干部与普通民众通过网络交流日益频繁,有关部门甚至将网络举报列为公民举报的渠道之一。今年地方两会期间,甚至还出现了“网民人大代表”。互联网在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同时,也渐渐在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但是,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除了其他互联网普及国家都不同程度存在的网络犯罪等现象,“网络暴力”事件频发也成困扰我国社会的突出问题。例如前几年出现的“虐猫事件”中,当事人的身份被“人肉”出来之后遭到了大量的信件、电话攻击事件,无论对当事人还是当事人的工作单位都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性影响,虽然当事人的行为违背了社会道德,但是网友的的攻击也并不都在法律的范围之内,形成了匿名攻击的“网络暴力”行为,严重危害了社会的稳定。

  关于网络实名制社会各界争议不断,其新一轮讨论又热烈的展开了。 论坛、博客实名制即网络实名制,虽经多次讨论,但是关于是否应该推行网络实名制,实行实名制的利弊等,目前社会上还存在较大分歧。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网络实名制在“网络暴力”盛行的今天,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像我们的邻国韩国就是通过“网络实名制”净化了网络环境,促进韩国社会的稳定健康发展。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正式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概念。中国政府一直以来也一直致力于和谐社会的建设,近年来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而营造一个相对稳定的网络环境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部分。2013年3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任务分工的通知》。通知规定了2014年将完成的28项任务,包括发布新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项目目录及收费标准并组织实施、推动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建立以公民身份号码为基础的公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出台并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出台并实施信息网络实名登记制度等。(要求在2014年6月底前完成)

  采用网络实名制制度,会对于网络的煽动、鼓动性内容有所管理和控制,而且更加利于真实内容的传播,便于事件真相的发布,从而减少危害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保证社会的稳定和谐。

  

  【就事说理】

  “度”,用来说明事物的大小、强弱、高低等特征的程度和限度。社会控制的度,则是指社会规范对社会行为限制的程度。适度的社会控制对社会的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社会控制的度具体包括三个维度,控制力度、控制刚度和控制网络致密度。控制力度用来表明社会成员的社会活动空间的大小,力度越大,表明社会活动空间狭小;反之,表明社会活动空间越宽广。社会控制的力度是由社会预先规定好的,即运用法律、纪律、道德等社会控制手段,对社会成员“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都予以事先规定,超出这一规定范围就成了越轨范围。最近几年网络技术发展迅速,网络成为舆论传播的主要媒介,随之也成为社会控制的一个重要载体。但是,在信息时代,关于网络社会控制的力度还很模糊,所以,社会控制与个人隐私之间的矛盾问题屡见报端。

  网络信息的社会控制,虽然与传统媒介时代有了巨大的不同,但控制的本意并没有改变。实际上,个人隐私与控社会控制永远是矛和盾的关系。 “舆论是社会的皮肤”,网上的舆论作为整个社会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需要精心协调与引导。

  我国宪法对有关公民个人隐私权作了明确规定《宪法》第38 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犯。禁止用任何方式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39 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宪法》第40 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究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秘密”。这三条都为在互联网上的个人隐私权保护提供了明确的宪法依据。宪法中有关隐私权的明确规定为在互联网上日益增加的隐私权问题奠定了坚实的宪法保护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