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二节 东莞扫黄风暴——社会控制

作者: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2016-12-07      阅读次数: 来源: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典型事例]

  2014年2月9日上午,央视对东莞市部分酒店经营色情业的情况进行了报道。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曝光了广东东莞市多个娱乐场所存在招嫖卖淫行为。

  当天新闻播出后,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批示,对全市拉网式排查,先治标,再治本。自东莞掀起扫黄风暴后,东莞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全国各大网站和主流媒体纷纷聚焦东莞。在过去的30年中,东莞市的经济一直以令人惊讶的速度飞速发展。依靠纺织、电子、家具、五金等一个个规模庞大的产业基地,滚滚财富涌向了东莞。去年,当地GDP高达3710亿元,在中国所有城市中排名第13位。但与富裕一样出名的,还有这座城市的色情服务业。东莞的暧昧服务,甚至发展出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坊间称之为“ISO”。在它的背后,是一整条庞大而复杂的情色产业链,从短信制播、化妆品市场到酒店业、按摩服务业,等等。

  2014年2月9日15时,首轮清查,清查媒体曝光的12家娱乐场所,控制涉黄人员,查封涉黄场所。2月9日21时,东莞市公安局组织第二轮清查,东莞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及娱乐场所同时检查,被曝光的黄江镇太子酒店,便衣、民警押着10多名男女上警车。

  央视曝光东莞部分镇街娱乐场所涉黄问题后,东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成东莞市纪委、市监察局牵头,于2014年2月10日成立5个联合专案组,重点查处涉黄事件中公职人员失职渎职的问题,深挖背后的利益链、保护伞,严查涉黄事件中公职人员失职渎职问题。5个专案组分别由东莞市纪委有关领导任组长,成员从东莞市纪委,市监察局,市检察院反贪局、反渎局,市公安局纪委抽调业务骨干组成,已全面开展工作。

  大量事实证明,“黄”与“赌和毒”一样,都是败坏社会风气、破坏社会秩序、影响安定团结、腐坏人心灵的毒瘤。东莞色情业的存在有着很深刻的社会背景,也表明了转型时期社会的复杂性。

  东莞,这座代表中国改革开放最早期成功之路的城市,当年依靠“三来一补”加工业起家,靠勇敢改革、实干巧干的精神,令经济崛起成为“世界工厂”,近年几经艰辛转营升级,企业才踏上新台阶。东莞在扫黄风暴中整饬社会风尚,更好的继续推动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发展,并且令百万计的民众生计不受影响,社会繁荣进步不受影响,是扫黄风暴之后希望看见的结果。

  从总体看来,中共建政后曾多次掀起严厉打击“卖淫嫖娼”的行动,作为整顿社会风气的确有明显的效果。而打击卖淫嫖娼作为一个信号和标志,无疑是中共在当时加强社会管理,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也彰显了中共对中国社会改造、构建、管理和控制上的决心和努力。

  [扩展阅读]

  2013年9月,工商总局日前开展了“打传销、反欺诈、促和谐”专项执法行动,全国工商机关立案查处和移送公安机关传销案件1141起,涉案金额34亿元,捣毁取缔传销窝点7683个。其中最大的涉嫌传销案涉案金额高达19亿元。

  2013年8月,湖北、湖南、广东、广西等地公安机关共同破获亮碧思公司有关人员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遣散参与传销人员1000余名。侦查查明:近年来,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销售香薰油、精油、化妆品、红酒等为幌子,以组织大量内地人员到香港、澳门参加“培训”为掩护,采用“拉人头”和按层级返利形式,引诱内地人员从事传销违法犯罪活动,涉及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多个省份,涉案金额数亿元。

  2013年5月23日,重庆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明×、郑××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8月,重庆、广西、四川等地公安机关开展收网行动,成功破获该案,抓获传销组织A级头目41名。侦查查明:2012年1月以来,犯罪嫌疑人明×、郑××等人以“1040工程”、“纯资本运作”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要求参加者交纳7万元入门费取得加入资格,鼓吹通过发展下线人员,最高可获返利1040万元,同时规定每人必须发展3个直接下线,并按照发展人员和交纳“入门费”的多少确定级别,获取相应比例的返利。截至案发,共发展人员2000余名,涉案金额1.2亿余元。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以“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组织传销的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

  

  [就事说理]

  社会控制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社会控制是指社会组织体系运用社会规范以及与之相应的手段和方式,对社会成员(包括社会个体、社会群体及社会组织)的社会行为及价值观念进行指导和约束,对各类社会关系进行调节和制约的过程。狭义的社会控制是指对社会越轨者施以社会处罚和重新教育的过程。我们一般说的社会控制是指广义上的社会控制。

  从社会控制的本质看,它具有普遍性和阶级性。良好的社会秩序是社会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的基本前提,而社会秩序的产生与维系则有赖于社会控制。社会控制是任何社会维系社会秩序必不可少的手段。社会控制的普遍性是指社会控制作为维系社会秩序的必不可少的机制,存在于任何社会、任何历史时代之中。社会控制还表现为阶级性。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社会控制的内容和体系始终体现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虽然社会控制往往以全社会的名义出现,似乎代表了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但不能掩盖其维护社会特定阶级利益和阶级统治的本质。

  从社会控制的方式来看,它具有统一性与强制性。社会控制的统一性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社会控制体系内各种社会控制手段的统一性。控制手段有多种多样,虽然它们的作用范围和作用方式不完全一样,但其共同目标是一致的,即维系正常的社会秩序。二是社会控制范围的统一性,即社会控制的有效范围是整个社会,而不仅仅只是对其中的某一部分实施控制。三是社会控制准则的统一性,即社会控制的准则对于全体社会成员是一致的、不偏不倚的,不允许有超然于社会控制准则之外的社会特权阶层。社会控制还表现为强制性,即强迫被统治阶级服从统治阶级的意志,这既是阶级性的需要,又是社会控制统一性的要求。

  从社会控制的作用及其过程看,它具有多重性和闭环性。社会控制的手段并不是单一的,而是有多种多样的控制手段,这些控制手段组成社会控制体系,而它们的作用范围则构成了控制网络。社会控制的多重性是指各种控制手段的控制作用叠加在控制对象上,使他们同时受到多种控制手段的作用。社会控制的闭环性指社会控制系统是具有反馈回路的闭环控制系统。所谓反馈是将控制系统的输出回输到控制系统中去,以调节或改进控制系统的控制方式,达到预定的控制目标。因此,社会控制是一个动态的调节过程,使之适应社会运行状态,达到社会控制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