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六节 通往中国的新“途径”——社会互动形式:顺从

作者: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2016-12-07      阅读次数: 来源: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典型事例]

  2010年1月12日,谷歌高级副总裁、公司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A  New  Approach to China》(译为《通往中国的新途径》)的博文,文章称“谷歌正在评估公司在中国业务运营的可行性,并可能完全退出中国市场。” 这是谷歌在进入中国市场多年后,“水土不服”的又一次发作。2006年,谷歌在同意审查其搜索结果的情况下推出了中文搜索引擎Google.cn。但是其在中国的运营一直不顺利,先后经历了牌照门,偷税门,搜狗门,涉黄门等一系列波折。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也于2009年宣布离职。此外,目前谷歌在中国年收入大约在10亿美元左右,在谷歌全球收入中占比很小。当一个市场存在巨大的政策和经营风险的时候,谷歌选择离开,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2010年1月19日,谷歌威胁退出中国的风波似乎开始出现了戏剧性转向。谷歌公司的广告继续在各大媒体上投放,与此同时,谷歌公司内部多名人员表示,不排除会继续留在中国,而且迄今为止公司没有任何撤离的迹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谷歌事件发生后首次接受媒体访问,表示正在与中国政府就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一事进行商谈,他并不排除谷歌继续留在中国的可能性,并极富感情色彩地表示“我们爱中国和中国人民”。有观察家分析称,谷歌态度回调,可能是看到了其冲动行为在中国网民中激起的厌恶情绪远远大于对它的同情,并意识到它挑战中国政府的赌博正在失败。

  峰回路转之际又生波澜。2010年3月23日凌晨3点,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公开发表声明,再次借黑客攻击问题指责中国,宣布正式宣布关闭 google.cn,停止审查搜索结果。谷歌的做法让预测其不会退出的各路媒体及专家大跌眼镜。因为,根据易观国际早前发布的《2009年第4季度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季度监测》显示,2009年第四季度,中国搜索引擎运营商市场规模已达到19.7亿元,同比继续增长29%。据报告显示,2009年第四季度百度市场份额下滑至58.4%,谷歌中国则升至35.6%。在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谷歌放弃前景广阔的中国市场不利于其自身发展。当然,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也不利于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竞争和健康发展。

  谁损失更多也许并不重要,谷歌事件显然已不再是纯粹的经济事件,而是涉及价值体系、网路安全与情资国安的政治议题了。谷歌于2006年同意过滤搜寻结果,中国政府才同意谷歌进入市场。2009年1月12日,谷歌以遭到来自中国的骇客攻击为理由,宣布准备退出中国,并立即停止审查谷歌网站的搜寻结果。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将对此事件进行持续性关注。而中国工信部长李毅中认为,谷歌已违反规定,是不友好与不负责任的行为。后续谈判愈谈愈僵,终致不欢而散。

  实际上,谷歌在宣布关闭google.cn的同时,也宣布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并保留在中国内地的各项研发业务。假如中国政府封掉谷歌在内地的IP,不管谷歌总部设在内地还是香港,对于谷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都将是釜底抽薪。可以说,谷歌所谓的“退出”是有选择的“退出”,而所谓的转至香港不如说成是退守香港,寻找机会以待重返内地,在中国巨大的市场中分一杯羹,毕竟盈利始终是企业的终极目的。

  【扩展阅读】

  2009年12月20日上午,济南市阳光商务大酒店一楼会议厅里热闹非凡。一幅红底黄字的大型条幅惹人注目:西松安野友好基金劳工补偿金首次发放仪式。发放仪式从9时一直进行到12时,漫长的三个小时,在场却没有一个人会觉得煎熬。为了这一刻,受害的中国劳工已经等待了60多年,大部分人已经耗去了一生的生命。    发放仪式的主持人大声地念着一个个中国劳工的名字。当5名中国受害劳工邵义诚、张信鸿、郑继彪、周贯一、杨济雷从日本代理律师内田雅敏手中接过2280万日元的汇票信封时,全场无不动容。根据此前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西松建设将向360名受害劳工提供2.5亿日元的赔偿,其中每个受害劳工将获得60万日元的赔偿,剩余资金将用作修建纪念碑、受害者重访旧地祭奠在日死难者的费用。虽然首批38名劳工或劳工家属每人只是领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的是60万日元(合45366元人民币)的汇款单,但这张轻薄的汇款单,记录的却是一段沉甸甸的、充满血泪的历史。     在接过信封的劳工或劳工家属眼中,看不出拿到补偿的喜悦。那满脸肆意横流的泪水,似乎在告诉着人们,这个迟来六十年的补偿抑或赔偿,让他们等得太久太久。六十年啊,多少幸存劳工在追讨公道的期待中抵挡不住岁月的消磨而逝去。而为数不多、健在的幸存者,也多为八九十岁风烛残年的老人,还有谁能再等得起呢?

  就二战中被强掳并被迫从事过苛劳动的中国劳工等5名原告起诉日本“西松建设”公司索赔一案,在2007年最高法院的终审裁决中以劳工方败诉告终。在战后赔偿诉讼中,未败诉的日本企业主动同意实施金钱补偿实属罕见。而这次和解最大意义在于可以促使没有解决二战劳工问题的日本企业以此为契机尽快地妥善解决。

  【就事说理】

  顺从,也称为调适,指的是以不同的方式调节或者缓和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冲突的一种互动方式。

  人们在社会中生活,处在自然的和社会的两种环境之中。对这两种环境人们都必须适应,而对社会环境的适应就与人们的行为有密切的关系。人们互相之间总是处在不断认识、调整、改变和适应的过程中,以便于共同生活。

  顺从与冲突有着密切的关系,顺从常常是冲突的自然结果,但有时也可看成是冲突的准备。任何一种冲突都会有一个暂时的或者永久的结果,这种结果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冲突双方不分胜负,二是冲突双方一胜一负。在前一种情况下,双方既可能和平相处,也可能继续保持敌对态度,一旦条件成熟,再次爆发冲突;在后一种情况下,双方的关系变为主从关系,并以这种新的关系和平相处。无论哪种情况,相对于最初的冲突来说,双方的态度、行为等等都有所调整,有所改变,这就是顺从。

  社会的安定,人们之间的和平共处,是每个社会都追求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人类创造了多种顺从的方法,以消除、减少或者避免各种冲突。顺从的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妥协,即一种经过反复较量仍势均力敌、不分胜负时的一种暂时平息争端,最后达到都能接受的目标。妥协的双方既没有改变敌对态度,又没有胜者和负者。面对中国13亿的巨大市场,谷歌最终选择的通往中国的新途径只能是妥协。因为谷歌将搜索业务转至香港,对于中国内地的普通网民来说,这一变化不太可能产生多大影响,除非他们能绕开政府设置的防火墙搜索到敏感话题。与此同时,谷歌除了转移搜索业务以外,保留其它所有在内地的业务,这也是为谷歌以后重返内地留有退路。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使得全球网络史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奇怪现象,点击Goolge.cn就会有“我们已移至Goolge.hk.com”提示,再点一下就到了Goolge.hk.com。换句话说,谷歌舍不得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所以,与其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不如说这是谷歌的一场“华丽”的妥协。二是和解,与妥协类似,不同点在于妥协的双方敌对的态度不一定改变,而和解的双方则由敌对转为友好。西松和解案入选了共同社中文部门《共同网》近日评选出2009年日中关系十大新闻,其具有的重大意义就是为日本政府及企业与战争受害者在道歉及赔偿问题上的敌对胶着状态,提供一个妥善、友好解决问题的标本。三是容忍,即双方不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主张,也不改变自己的主张去服从别人,而是彼此互相宽容。四是调解,即由第三方出面对双方的矛盾加以调解,而第三方提出的解决方案只有参考价值。五是仲裁,即通过第三方裁决来解决双方的矛盾,这种裁决对双方都有约束力。